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2019-01-05 16:03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

  我与平平的相遇纯属偶然。那天我本想去杭州西子湖畔游玩的,看看这个发生过千古传奇的爱情故事的地方,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。没成想刚挤上一辆公交车就发现钱包没了。正在我倍觉扫兴准备下车折返的时候,旁边一位女孩大概看出了我的窘态,帮我买了票。

  经过几句简短的寒暄,原来我们都是浙江大学的学生,她是教育学院,我在机械工程学院。而且她也是准备去西子湖畔游玩的。这样,我们正好同路。于是,我们相约一起,来到西子湖畔。这时,我才认真地打量她:个子不高、圆圆的脸盘,穿着很朴素,不像别的女孩那么花枝招展,一条黄色的围巾在她的脖颈上飘飘逸逸。

  “谢谢你帮我买票!” “不客气。” “不过,还得请你,再帮我买回去的票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 “回去,我一定还你。瞿怎么读” “不用。” 我们徜徉在美丽的西子湖畔,在欣赏美景的同时,努力寻找着关于那些古老的爱情传说的蛛丝马迹。同时,也大概了解了对方的基本情况,彼此也有了好感,回到学校已近黄昏。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  由于平平坚决不肯要我还给她的买票钱。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在一个周末,我邀请她去听音乐会,是上海交响乐团首次到我们学校来进行古典音乐的普及演出,曲目都是中外名曲或片段,其中就有家喻户晓的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。当音乐进行到小提琴与大提琴那段凄美的“对答”,也就是“楼台会”的段落时,她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我的手上,我感觉到她的手心有微微的汗迹,同时我也看到她的眼眶噙满了泪水,面对这么凄美的音乐,谁都会被感动的,我也不例外。于是,我用双手紧紧地抓着她放过来的那只手。那一晚,我们第一次接吻了。

  时光如梭,转眼我们就临近毕业季了。我已被系里推荐上研究生,自然还要继续待在学校。而平平则选择了回到她的老家——鄂西北的一个山村学校去支教一年,因为她说那里的孩子们太需要她这样的老师了。临别时,我去火车站送她。

  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,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凉意,还带有一丝伤感。就这样,我们开始了“鸿雁传书”式的恋爱,只不过用的是网络、手机等现代化的工具。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 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,眼看着我们就要重逢了。她在写给我的最后一封邮件里这样写道:亲爱的!通过近一年的支教,使我对社会和人生又有了许多新的认识与理解。我感觉到我的工作对社会和孩子们的意义。特别是我与我的学生们建立起的感情,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。现在我即将离开他们了,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!爱你的平平。

  说实话,我已经做好了迎接她“凯旋”的准备了。这天一大早,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,但说话的人并不是她。那人自报家门,说是她们学校的校长,他在电话里说:最近我们这里下了连续几天的大雨,前天晚上暴发了山洪,为了转移住校的学生们,平平老师不幸被洪水冲走了,昨天下午我们在下游三公里的河滩上找到了她的遗体.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  听到这里,我拿电话的手一痉挛,手机掉在了地上。我火速赶往火车站,我要去见她最后一面!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去年火车站的一别,竟成了我们的永诀!

  料理完平平的后事,我向当地政府有关领导提出了我的一个心愿:希望毕业后也到鄂西北来工作,这样我就可以经常去看看平平了。当地政府领导表示非常欢迎我去工作。于是,毕业后我就带着对平平的思念来到了鄂西北的汽车城,在这里,有我的平平。

  清明时节,我与她的学生们一起,来到她的坟前,栽种下一颗银杏树苗,并把那条她最喜欢的黄色围巾系在了树上。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  瞿可丁,男,20世纪60年代生于湖北广水市。1984年起,在《人民日报》《科技日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《中国作家网》《江河文学》《汽车城》《风神》《东风文艺》《湖北汽车》《右江文艺》《武汉开发区报》《十堰日报》《泉州晚报》等报刊,发表各类文学作品100余万字。在东风公司和湖北省汽车行业多次获得各类文学奖项。

【东风文学】 听涛观海︱瞿可丁小说:如歌的行板

  洗了脸,我坐在整洁的院落里品着山菊花茶。在冬阳的余晖中,闲适地和家人聊天。